讨债者:贾跃亭蒙眼狂奔 为啥捎上我们

  “我的公司2015年才成立,当初为了干乐视的活,我把其他业务都停了。最忙的时候,我把30多个工人、四五台车派在外面,他们没黑没白,我整天提心吊胆。我就想问问贾跃亭,你蒙眼狂奔,为啥要捎上我们?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时候,为啥没让我们放缓脚步,以至于越陷越深。”乐视手机供应商黄豫生说。

  黄豫生来自河南,2015年底,经朋友介绍,他开始和乐视合作,负责乐视手机在河南地区的店面建设,包括一些推广活动策划。

  24日,当中新经纬客户端再次见到他时,老黄依旧穿着那身衣服,白色T恤,黑色长裤,只是皮肤被晒得黝黑。谈起上周他们在股东大会的“出现”,他只说了一句:“我们只想让乐视的股东知道,贾跃亭欠我们多少钱。”

  

乐视大厦里的讨债者:贾跃亭蒙眼狂奔 为啥捎上我们?1.jpg

 

  “乐视蒙眼狂奔的三个月,我干了600家店面”

  黄豫生介绍,他的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,主要业务是批发零售手机等通讯器材,并不包含店面建设、活动推广等。2015年底,同行业的朋友告诉他,乐视要在全国开展新业务,要开始做手机了,需要建很多线下店面和展柜。他预感到,商机来了。

  “为了能接到乐视的单子,我当时特意去工商局更改了注册信息,将公司性质改成了文化传播。”他说。

  黄豫生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,2016年的7、8、9月份,是乐视手机疯狂扩张的三个月。

  “我当时把河南全省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,每个区域指定了一帮工人负责。因为我们是做店面建设的,白天基本没法施工,只能等晚上。那段时间,因为人手不够,我把其他活都推掉了。”他说,“因为乐视要求工期短,一家店面或一个展区,几乎三四个小时就要干完,结束完这一家马上就要赶往下一家,通宵是经常的事。”

  老黄说,那三个月,他和工人们共做了600家左右的店面和展区。

  与黄豫生情况类似的还有来自成都的乐视手机供应商吴立勇。老吴今年45岁,他的广告公司主要负责乐视手机线下推广活动的策划执行。他说:“我的公司创立10多年,合作过很多手机品牌,只有乐视这么疯狂。”

  他同样表示,在乐视手机扩张最疯狂的时候,“我的办公室墙上贴满了乐视的单子。”黄立勇说:“你要问我有多疯狂,我只能说,那个时候不管你是不是入围了乐视选择的公司名单,只要你想做,肯定能拿到乐视的单子。任何地方,不管大小、地理位置,只要有其他品牌手机在卖,乐视一定会拿下。”

  回想起当时和乐视的合作,老黄一脸后悔。“我媳妇也说当时是不是选择错了。那时候我们对乐视真是全力以赴,我一直自认为是乐视的合作伙伴,是给乐视开疆扩土的尖刀兵,没想到最后乐视这样对待我们。”

  “这钱就是我的命”

上一篇123下一页

相关标签

讨债   狂奔   为啥   蒙眼   贾跃亭
    周四(7月27)早盘港股高开61个点,恒指在高开
    中国恒大昨日大涨18%后,今早在财报利好下
    “我的公司2015年才成立,当初为了干乐视的